海银视角hysj
首页 > 集团动态 > 海银视角

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3月首秀为何押注“鸽派加息” ?

日期:2018-03-22


周四凌晨,美联储如市场预期般宣布加息25个基点,联邦基金利率上调至1.5%-1.75%。


然而,这次加息举措并没有提振美元上涨,反而触发美元指数大幅回落,以及人民币与黄金价格双双大涨。


这背后,是市场突然意识到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未必会采取更鹰派的加息措施,即年内加息4次。


这也引发金融市场关于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到底是鸽派,还是鹰派的争议。




本期海银视角将对此做详尽分析,全面展现这位美联储新任主席对未来加息的真实态度。


此外,在美联储持续加息压力下,中国央行是否会跟随变相加息,或者真正意义上的提高存款基准利率,本期海银视角也将做重点阐述。





在回答这个问题前,我们不妨先梳理今天凌晨美联储会议声明及1月的声明内容,有哪些差别。


这具体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美联储肯定了就业增长和失业率保持低位,但提到家庭支出和企业固定投资较去年四季度的强劲增速略显温和;


二、今天凌晨的美联储声明特别添加了“最近几个月的经济前景得到强化”,认为经济活动将“在中期”温和扩张,通胀率会在“未来几个月”上升,展现了美联储对中期内经济和通胀的乐观态度;


三、声明没有修改“经济前景面临的近期风险大体平衡”语句,没有修改对“货币政策立场仍然宽松”的描述,承诺会“循序渐进地加息”。


四、此次联储官员认定的未来两年利率预期值均高于上次,美联储甚至还上调了今明两年GDP增长预期和明后两年核心PEC通胀预期。






若按市场原先的估算,这样的措辞变化,一定会让多数金融机构认为美联储今年倾向4次加息,而不是市场普遍预期的3次。


但真正令市场感到惊讶的是,今晨美联储公布的利率预测中值点阵图依然显示,美联储官员预计,2018~2020年加息次数分别为三次、三次、两次。


这意味着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倾向今年按原计划3次加息,直到明年才可能加快加息步伐。


应该说,这也是在美联储宣布加息后,美元突然逆势大跌的主要原因之一。


海银视角认为,美联储此举,也是无奈之举。


尽管美国经济前景被看好,通胀也开始回升,但令美国经济衰退的因素也在迅速发酵。






一、今年美国财政预算规划发行万亿美元国债,令美国财政负担(利息支出压力)骤增,美联储不得不考虑这个因素,若加快加息步伐或令美国财政负担更大,最终影响整体经济稳定增长。


二、尽管鲍威尔认为特朗普提高关税与贸易战政策不会影响目前的货币政策前景,但不可否认的是,越来越多美联储官员正对特朗普贸易政策感到担忧。一旦贸易战打响影响美国经济与金融市场稳定,美联储唯有放缓加息步伐,先给金融市场一个缓冲地带。


三、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对加息的考量,又从关注本国经济,向关注全球经济走势切换。按照美联储发布的声明,至于判断未来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进一步调整的时间和规模,委员会将评估,相对于就业最大化和2%的通胀目标,实际与预期的经济条件如何。在评估过程中,委员会将考虑各种信息,包括劳动力市场环境的指标、通胀压力和通胀预期指标、金融和国际形势发展的数据等。




因此,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预计,经济状况将保证联邦基金利率进一步循序渐进地上升,在一段时间内,联邦基金利率可能保持在低于预期的长期利率水平。然而,联邦基金利率的实际路径将取决于未来数据显示的经济前景。


这番说辞,其实也给美联储与鲍威尔的鸽派加息立场提供了最佳的“解释”——目前影响经济增长的因素还有很多,美联储需要多看看多想想多分析分析,加息还需谨慎。


换言之,鲍威尔的鸽派鹰派立场之争基本尘埃落定——鲍威尔将延续前任美联储主席耶伦的鸽派加息立场,之所以市场认为他是鹰派,只因为他暗示“逐步加快升息步伐”,让市场误以为他会年内加息4次。殊不知,他所说的逐步加快升息步伐,是在明年,而不是今年。




应该说,这也让中国央行有底气可以暂不跟随加息。至少在周四公开市场操作层面,央行仅仅调高再融资市场利率5个基点,作为针对美联储加息的回应。


海银视角认为,在未来美联储持续加息压力下,中国央行是否会持续跟随变相加息,可以从以往两次操作中,看出中国央行的“底线”。


去年3月中国央行提高再融资利率10个基点,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中美利差(10年期国债收益率之差)跌至60-70个基点,引发资本外流压力骤增,央行不得不大幅增加再融资市场利率,缓解利差收窄与资本单边流出压力。


去年12月中国央行提高再融资利率5个基点时,当时中美利差却走高至历史高点140个基点左右,央行还进行如此操作,一个重要原因是防止美联储鹰派加息令中美利差大幅收窄,触发资本单边外流与人民币汇率贬值。





因此,中国央行是否会持续跟随美联储变相加息,不在于中美利差高低;也不在于中美利差合理区间是否是100个基点,还是80个基点;在于以下三大因素一是中国跨境资本流动是否出现单边流出迹象,二是人民币汇率是否对美元、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出现单边下跌状况;三是中美利差是否会随着美联储加息,存在大幅收窄的迹象。


如今,随着人民币汇率趋于双向波动且跨境资本流动进一步平稳均衡,前两大因素都不存在,于是第三个因素将成为影响中国央行是否变相加息的主要变数。不排除未来中国央行会继续保持小幅变相加息的节奏,确保中美利差稳定在合理区间之上。


不过,在美联储年内3次加息过程中,中国央行是否会跟进调高基准存款利率,一方面取决于中美利差是否大幅收窄,另一方面则取决于中国经济本身发展态势,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近期中国CPI也在上涨,甚至有机构认为年内CPI增速可能会触及3%,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年内提高存款基准利率的机率依然存在。


应该说,中国央行是否加息,决定权在于中国经济发展本身,而不是美联储持续加息等外部因素。